<address id="3dxtb"></address>
        <address id="3dxtb"></address>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略論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企業破產程序中之適用

          [ 陳召利 ]——(2020-4-18) / 已閱618次

          略論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企業破產程序中之適用
          作者:陳召利,江蘇云崖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來源: 利眼觀察

          公司人格獨立和股東有限責任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則。否認公司獨立人格,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是股東有限責任的例外情形,旨在矯正有限責任制度在特定法律事實發生時對債權人保護的失衡現象。因此,《公司法》第20條第3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這從法律上確立了公司人格否認制度。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9〕254號)第10條至第13條對公司人格否認規則作了細化,明確了《公司法》第20條第3款規定的濫用行為,實踐中常見的情形有人格混同、過度支配與控制、資本顯著不足等,并確立了關聯公司人格否認規則。但是,在公司破產后,公司人格否認制度能否適用以及如何適用,不無疑問。筆者專門檢索我國現行法律規定及相關案例,對企業破產程序中的公司人格否認制度進行初步探討,以期有所裨益。
          《企業破產法》未規定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企業破產程序中能否以及如何適用,司法實踐中一直在個案中探索,2013年第11期《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刊登的一則案例“閩發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與北京辰達科技投資有限公司、上海元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全盛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深圳市天紀和源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合并破產清算案”,認為“關聯公司資產混同、管理混同、經營混同以致無法個別清算的,可將數個關聯公司作為一個企業整體合并清算。人民法院對清算工作的職責定位為監督和指導,監督是全面的監督,指導是宏觀的指導,不介入具體清算事務以保持中立裁判地位。從破產衍生訴訟中破產企業方實際缺位、管理人與訴訟對方不對稱掌握證據和事實的實際情況出發,不簡單適用當事人主義審判方式,而是適時適度強化職權主義審判方式的應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法釋〔2013〕22號)第二十一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了“以債務人的股東與債務人法人人格嚴重混同為由,主張債務人的股東直接向其償還債務人對其所負債務的”情形,第二十三條規定,“破產申請受理后,債權人就債務人財產向人民法院提起本規定第二十一條第一款所列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債權人通過債權人會議或者債權人委員會,要求管理人依法向次債務人、債務人的出資人等追收債務人財產,管理人無正當理由拒絕追收,債權人會議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申請人民法院更換管理人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管理人不予追收,個別債權人代表全體債權人提起相關訴訟,主張次債務人或者債務人的出資人等向債務人清償或者返還債務人財產,或者依法申請合并破產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合并破產的概念在司法解釋中被首次提出,但是,如何進行合并破產,不得而知。
          2018年3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的《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8〕53號)對關聯企業破產作了詳細規定,特別明確了關聯企業實質合并破產的適用條件:“人民法院在審理企業破產案件時,應當尊重企業法人人格的獨立性,以對關聯企業成員的破產原因進行單獨判斷并適用單個破產程序為基本原則。當關聯企業成員之間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區分各關聯企業成員財產的成本過高、嚴重損害債權人公平清償利益時,可例外適用關聯企業實質合并破產方式進行審理。”基于此,筆者認為,關聯企業實質合并破產的適用條件十分嚴格,包括四個方面:
          (一) 關聯主體必須均是企業法人;
          (二) 關聯企業成員之間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
          (三) 區分各關聯企業成員財產的成本過高;
          (四) 嚴重損害債權人公平清償利益。
          筆者認為,上述四個構成要件缺一不可,遠遠高于公司人格否認的構成要件。那么問題來了,如果不滿足上述某個構成要件,但滿足公司人格否認的構成要件,債權人如何尋求救濟?債權人是否有權依據《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主張權利?筆者認為可以,因為即使人民法院受理破產企業的破產申請或者宣告其破產,在破產企業注銷登記之前,其公司法人的主體資格依然存續,當然應當受到《公司法》的約束,《企業破產法》另有明確規定的除外。《公司法》第一百九十條規定,“公司被依法宣告破產的,依照有關企業破產的法律實施破產清算。”
          經檢索相關案例,筆者發現最高人民法院在曾小明與合昌國際貿易(深圳)有限公司、古曉輝、成華、戴曙陽、第三人東莞市雷豹電子有限公司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一案中于2015年5月21日作出的(2015)民申字第541號民事裁定中對破產企業的股東為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如何適用公司人格否認制度作了較為詳細論證,值得參考。
          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認為,鑒于當前我國破產法律制度僅限于規范企業法人的破產程序,尚無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破產制度,調整破產企業的股東與破產企業的法人人格嚴重混同情形下的關聯企業實體合并破產制度,也僅適用于破產企業的股東為企業法人的場合,而不包括破產企業的股東為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的情形。在破產企業的股東為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的情形下,債權人有權依據《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關于“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規定,向破產企業的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股東主張相關權利。在破產企業的股東為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的情形下,即使存在破產企業的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股東與破產企業的人格嚴重混同的事實,因不可能適用關聯企業實體合并破產制度將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股東的財產納入到破產財產中,并在破產程序中依法對全體債權人公平清償,因此,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股東的財產在法律屬性上并非破產財產,債權人要求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股東對破產企業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并不構成破產法下的個別清償。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企業破產程序中應當區分不同情形分別予以適用:
          (一) 當關聯企業成員之間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區分各關聯企業成員財產的成本過高、嚴重損害債權人公平清償利益時,公司人格否認制度通過關聯企業實質合并破產方式來體現。
          (二) 當關聯企業實質合并破產的構成要件不滿足,但滿足公司人格否認的構成要件時(包括但不限于破產企業的股東為自然人等非企業法人的情形),《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等有關公司人格否認的規定繼續適用,個別債權人有權單獨提起訴訟,不構成《企業破產法》所禁止的個別清償。
          總的來說,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企業破產程序中之適用規則尚不明確,爭議頗多,亟待完善,期待立法早日予以明確規范。


          【作者簡介】
          陳召利,東南大學法學碩士,二級律師,江蘇云崖律師事務所合伙人,2017年、2018年均被無錫市律師協會評為無錫市優秀專業律師(公司法類),2017年被江蘇省律師協會授予江蘇省優秀青年律師,被無錫市司法局、共青團無錫市委員會、無錫市律師協會授予無錫市“十佳”青年律師榮譽稱號;入選江蘇省律師協會PPP律師人才庫(2018)和江蘇省財政廳PPP專家庫(2019)。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